河南法治网 » 社会 > 财经 > 正文

中美经贸摩擦不会减缓中国5G发展的步伐

核心提示: 原标题:中美经贸摩擦不会减缓中国5G发展的步伐随着5G(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商用牌照的发放,5G向着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目标又前进了一步。

   原标题:中美经贸摩擦不会减缓中国5G发展的步伐

随着5G(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商用牌照的发放,5G向着“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目标又前进了一步。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颁发了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批准四家企业经营“第五代数字蜂窝移动通信业务”。

40个城市将率先感受5G速度

在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咨询师李朕看来,5G商用牌照的发放,意味着我国5G产业链基本成熟,已具备5G商用的条件。

“过去三大电信运营商都在试点城市布局,验证一些网络终端、技术是否达到技术标准,虽然做了不少业务端的实验,但这些业务多数是以免费形式切入的,运营商的投入并没有足够多的产出。”在电信行业专家付亮看来,由于没有正式牌照,运营商虽然做了一些5G规划,但仍然要等牌照正式发放后,才能继续推进。

目前,三家电信运营商都表示,今年将在40个城市进行5G网络的覆盖。其中,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城市名单相同,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等城市。中国移动还给出了时间表——将在今年9月底前开展大规模商用;中国联通在40个城市已推出了5G演示体验厅,下一步,将开展5G主题的体验活动,让更多的消费者参与体验5G服务;中国电信表示,积极探索和推进5G网络共建共享,降低网络建设和运维成本,确保优质的网络质量和丰富的应用服务。

“相信今年从网络建设到运营商、终端厂商,再到5G消费端,都会在原来基础上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发展。”在付亮看来,不仅是运营商,为了迎接5G快速平稳落地,许多地方政府也做了大量准备。

广东省是全国率先在5G领域发力的地区。2017年6月,全国第一个5G基站在广州大学城建成。在随后两年的时间里,广东省5G基站数量已超14200个,仅广州一地建成的基站数量就达到7100个以上。广州与深圳作为5G试点城市,分别构建了医疗、教育、超高清视频等应用场景。

今年4月,广东移动在省内成立了首个以推动5G产业发展、加快5G商业进程为目标的产业联盟,其中不仅有通信设备厂商、芯片和终端厂商,还有来自能源、汽车、银行、家电等各垂直行业的单位。到2020年底,广东省5G基站将累计达6万座,广东省5G产值预计超3千亿元。

中美经贸摩擦不会让我国5G发展步伐放缓

在中美经贸摩擦升级下,有人担心,华为在一些海外市场受到限制,将影响我国5G商用的整体进程。

“我国拥有设备商、运营商和终端商的5G全产业链结构。”李朕告诉记者,从赛迪顾问发布的《5G产业与应用发展白皮书》中可以看出,5G产业链的布局上,我国企业已经在上游、中游和下游都有了布局。

“5G产业是全球各个国家和通信产业共同努力的结果,而不是某一个国家的一言堂,因此只有全球各国互相协作,才能支撑5G成功落地。”李朕说。

付亮判断,中美经贸摩擦不会让中国5G发展步伐放缓。“按照中国的技术实验进程,华为、中兴、爱立信、诺基亚和英特尔等设备商都完整参与了各个阶段的实验,5G商用牌照发放后,这些企业就可以接受三家电信运营商的订单。”付亮认为,更多企业参与到市场竞争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如果有国家选择不让中国企业进入,只会让他们的企业在市场选择上变少。

通信网络产业观察者张弛的判断是,一些国家在4G网络建设中使用的已经是华为供应的设备,如果在5G网络时代他们选择其他供应商,对其网络从4G到5G过渡的稳定性,也将产生一定影响。

从消费端看,5G商用牌照发放后,普通民众更关心的是,飞入寻常百姓家还要多久?

中国联通表示,截至目前,华为、中兴、OPPO、vivo、小米、努比亚等10余家国内知名厂商都已向中国联通交付了首批20多款友好体验终端。目前,基于5G非独立组网架构研发的芯片比独立组网更加成熟,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5G项目组负责人王友祥告诉记者,和消费市场最先见面的将以非独立组网模式的手机设备居多。

而对于手机的价格,付亮认为这需要一定时间,要逐步下调,“现在可能要花8000元以上,到明年年初可能是5000元左右,就相当于降了近一半的价格。”

在资费领域,中国联通前期已经做了储备性的研究规划,发牌之后,会加快5G套餐的研发进度。面对消费者市场,5G收费模式与4G产品既有承接又有创新,流量是其中要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也会根据5G业务的技术特点研究新的计费模式;而中国移动表示,移动的客户“不换卡”“不换号”就可开通5G服务。

从垂直行业看,付亮认为,今年下半年还是一个应用的培育期和实验期。随着5G网络越来越成熟,一些垂直领域的企业可以搭建符合5G特点的实验网络,探索把传统的业务逐渐转向5G网络环境下进行。

面向B端的客户市场,中国联通表示,5G服务结合网络的建设将更个性化和场景化,预计会根据客户需求,一客一策,推出基于场景的多元化收费模式。

脱离“剂量”谈辐射危害不科学

随着三家电信运营商在试点城市开始基站建设,有不少人对5G基站的辐射问题表示担忧,甚至有人呼吁叫停5G。

通常人们认为,5G的高速率、低延时等服务要依靠大量的基站来实现,基站数量会比4G网络多。但中国移动研究院无线与终端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李男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不能笼统地说5G基站数目一定比4G多,这需要综合考虑覆盖范围和业务量的需求。”基站的建设数目和很多因素有关,包括运营商部署的频率位置、业务量需求和通信技术的频谱效率等。

李男指出,例如交通枢纽、高校、体育场馆等业务量热点地区,所需的基站数目更多,而普通城区、郊区、农村等业务量较低区域,只需要保证覆盖需求即可,对站点数目需求较低。

与美国使用30GHz以上的毫米波不同,我国的5G频段都在6GHz以下,接近或与现有4G的频段相同,这将大幅降低我国5G基站的覆盖数量。李男表示,预计在初期运营商会把5G基站建设在现有站址上,数量跟4G大体相当,“未来我们会根据业务发展情况建设小站、微站,这些基站的功率更低,辐射也更小。”

张弛多年来一直在做关于手机与基站辐射的科普工作,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辐射分两种,一种是电离辐射,如X射线、伽马射线、中子射线等,这些电离辐射的频率非常高、能量很集中,可以打破人体的化学键,导致人生病或死亡;另一种是非电离辐射,是人们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无线电频辐射、微波辐射等,其特点是频率低、能量弱,这种辐射对人身体只会产生热效应。

5G基站所产生的辐射就是非电离辐射,其辐射来源于基站上的天线,而在基站正下方的辐射值很低,因此,在房屋顶上建基站,对楼里的居民健康并不会产生影响。

一些居民拒绝基站入驻社区,对此,张弛认为,基站离社区越远并不意味着人体接收到的辐射越低,因为手机距离基站越远,为了能正常通讯,手机的功率也就越大,这时候,手机因离人体距离近,人体接受到的辐射量会更大。

张弛表示,与3G、4G不同的是,未来5G基站建设主要会以微基站为主,单个基站的辐射量会变得更小,人体所受的辐射总量会变得更低。在张弛看来,无论是哪种辐射,脱离“剂量”谈辐射危害是不科学的。“我们身处的环境常常存在辐射,手机也有辐射,要看辐射的危害有多大,要看辐射量在不在安全范围内。”

为了防止电磁辐射污染,保障公众健康,我国先后制定出台了《电磁环境控制限值》等7部法规和国家标准,对电磁辐射规定了分级标准,其中规定了通信频段功率密度应小于40微瓦/平方厘米。

纵观其他国家,美国和日本的标准在600微瓦/平方厘米,欧盟是450微瓦/平方厘米,经过长期实践检验没有发现对人体健康有不良影响,而我国的标准远远高于其他国家。此外,根据我国相关环保法规,运营商通信基站建设须依法进行环境影响登记备案。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宁迪 实习生 孙吉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网友关注